張靜
  “作為建立省級PPP分中心的試點省份,江蘇要先行先試,以項目為抓手,實實在在地推動PPP(公共私營合作制)工作的開展。”江蘇省財政廳副廳長宋義武撰文稱。
  隨著中央力推PPP項目,以緩解地方債務高企,同時建設資金欠缺的問題,今年上半年,全國PPP的討論和各地發展快馬加鞭。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12日在財政部網站看到宋義武的這篇文章稱,推廣PPP融資模式,可以引導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權等方式參與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和運營,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有利於提高公共產品的供給效率,拓展企業發展空間,有利於控制政府性債務和緩解財政支出壓力。
  “一般而言,規模比較大,收益比較穩定、長期合同關係比較清楚的公共設施項目,如供水、供電、污水處理、垃圾填埋、軌道交通以及醫療、養老、康復等比較適合採用PPP模式。對於已經建成的基礎設施項目,也可以研究通過出讓特許經營權的方式轉換成PPP運作模式,這樣既減少了私人部門的開發風險,政府也可以提前回籠資金,有能力開發更多符合城鎮化建設規劃的‘綠地’項目。”宋義武表示,這意味著不再僅是建設初期可以運用PPP模式,已建成項目也可以轉換成PPP項目運作。
  同日,中國清潔發展機制基金管理中心發佈了摘譯的《加拿大PPP十年經濟影響評估報告(2003-2012)》(下稱“報告”),這一報告為加拿大PPP國家委員會委托VISTAS咨詢公司就加拿大 2003年~2012年間實施的PPP項目,對就業、收入和稅收等方面的經濟影響進行了評估,並於2013年12月發佈了上述報告。
  報告指出,PPP模式對加拿大國家、地區和城鎮的經濟發展與進步起到了積極的催化作用。
  儘管推廣PPP被視為符合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提出的大幅度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允許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和運營的要求,但市場也擔心目前地方政府過度寄希望於“緩解地方債務風險”的功能,可能將PPP單純當作籌資的工具,忽視PPP本身的管理方法改變的要求,會重蹈“BT”等模式覆轍。
  從事十多年PPP咨詢服務的濟邦咨詢公司董事總經理張燎近期在研報中指出,某些PPP模式可以引入民營部門的增量資金,解決政府近期資本缺口,但絕對不是天上掉餡餅、使了不用還的資金。更多的PPP模式可能促進傳統的公共部門單獨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的效率和質量,因為它引入民營部門的人才、技術、管理技能和激勵約束機制,但需要事先以合同形式明確政府對最終產品和服務的標準和規格要求,併在合同履約全過程中做好監管者的角色。
  “停止那些用 PPP可以解決地方政府債務的美夢吧,它頂多是一針鎮痛的封閉,肌體的沉痾需要深切的對症治療。”張燎說。
  他建議對於PPP不必操之過急,首先要從立法和制度建設上進行 PPP 的頂層設計。加緊《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公私合作法》的立法,加緊制定與法律配套的條例、指南、示範合同等。推動 PPP 管理機構的職能設計和籌建,做好項目規劃和項目儲備庫建立,參照類似國際上績效審計(Value for Money)的分析方法篩選判定哪些項目適合 PPP,並把所有這些信息都公開透明地發佈給企業界和社會公眾。此外,還應培訓各級政府的相關部門公務員。
  “做好一定准備後,開展少量試點 PPP 項目是可行和必要的。”張燎認為。
(原標題:地方官員:水電軌交項目適合公私合營)
創作者介紹

爬蟲節

bi03biwm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